公德资讯
首页 娱乐 教育 社会 军事 时事 财经 国际 体育 科技 健康养生 文化 汽车 旅游 综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娱乐  >> 七乐国际官网 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
  热点
  推荐
  最新
  相关推荐
七乐国际官网 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
发布日期:2020-01-11 17:32:04   点击数:3451
[摘要] 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刘大伟、风言、臧海英、尹马八零、孙立本、青蓝格格、林珊朴耳、崔湘青、艾诺依、于小芙青 海◆ 刘大伟江河,草场,大昆仑……她把自己呈现在高处,腾出那么多空地,为的是——再远的人,也能回来刘大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委员,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获第三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第四届李白诗歌奖。参加首届齐鲁诗会,鲁院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

七乐国际官网 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

七乐国际官网, 关注 中国诗歌网,让诗歌点亮生活!

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诗歌小辑

刘大伟、风言、臧海英、尹马

八零、孙立本、青蓝格格、林珊

朴耳、崔湘青、艾诺依、于小芙

青 海

◆ 刘大伟

江河,草场,大昆仑……她有一把梯子

通往神界,可她只喜欢讲述

——青鸟衔来麦穗,花朵开出爱情

所有的海,盛满蓝色

一次冰川纪活动,让她站了起来

她像一头优雅的牦牛,从血光里辨出

青草、净土和生命

有时候,她认为自己是一棵草

拥有一世的孤独和辽阔

抑或是《格萨尔王》里的拴马桩

阿姑袖口上的一抹虹,穆斯林头顶的

那份白……

她把自己呈现在高处,腾出那么多

空地,为的是——

再远的人,也能回来

刘大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委员,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绿风》等刊物,著有《雪落林川》《低翔》《凝眸青海道》等诗歌、散文集三部。

吃水线

——给风的预言,只给风,因为只有风会倾听

◆ 风 言

诗,是南布格河墓畔上找不到标点

停顿的雪

——这万千颗粒的愁苦,是奥斯维辛休耕地

衣锦还乡的畜生

诗,是文明的割礼

——在青春孤岛的淤底,羁留

成吨的水泥

诗,是被激怒的善。面对死亡的邀请

她用缝合的小腹,收复

临盆的痛楚

诗,是对泪水某种惨忍的节省

作为一棵草的晚辈,在一张纸的木浆里

总能听到——

猫头鹰的叫声和大风过境

诗,是父亲——

咳嗽时急速滚动的喉结和盛怒时

仍压低的嗓音

——他临终前放在胸前的双手,撕过我的作业

也曾摸过我的额头

诗,是明知你已订婚,还要背上一列火车

去见你的勇气——清楚回来的路上

必定穿过一座塌方的坟场

诗,是因气流而改签的票据

负心人,我心里的过火面积和你的鞭子

相等

今夜,你可以啜饮我的胆汁——

以壶计

诗,是从时间的界碑上撕下来的灰

——入殓师,你无需从深渊打捞黄金

用广告词,去装点一首诗的一生

——而应以煅烧的眼睛,引领白骨

走向青铜

诗,是恐惧对厄运的默许

无影灯下,被灌醉的死神

光脚跑步穿越耶路撒冷

——面对一排排的哭喊和一行行的叹息

诗,是穷人的围裙,仇人的女儿

——在圣殿山,以隆重的仪式,把精心打扮的端庄

引入歧途

诗,是时代的炎症

——你的哭声冷却之前

以母腹的洪水,将我卑微的灵魂

在手术台上唤醒

诗,是风的脚手架——对不幸

唯利是图的遮蔽

在神启的完整句法中

我等待造物主——未被死亡授权嘴唇的

轻声低语

1.引言出自《圣经》

2.第1节暗指诗人保罗•策兰

3.第9节暗指诗人耶胡达•阿米亥

风 言,本名石运都,山东作协会员。作品发于《人民文学》《诗刊》《十月》《山东文学》等期刊,作品入选《国际汉语诗歌》《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年度诗歌》等年编。获第三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第四届李白诗歌奖。参加首届齐鲁诗会,鲁院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

喜鹊与鸽子

◆ 臧海英

望着树下的鸟,我说,鸽子

你及时纠正了我:喜鹊

哦,我确实从没近距离观察过

喜鹊这种鸟,但从小看它们飞来飞去

后来,不止一次在城中心,看着一群鸽子在飞

觉得它们是一样的

但当鸽子飞进一扇打开的窗子

才意识到,它们是圈养的

在空中,鸽子完全可以飞走

为什么返回笼子?

你用这种鸟的习性来解释:

鸽子,具有强烈的归巢性

在哪里出生,哪里就是它一生生活的地方……

“喜鹊”我重复了一遍

以便重新认识两个不同的物种

只是我仍旧常常面临,在鸽子与喜鹊之间选择

天空,则同时飞着喜鹊与鸽子

臧海英,山东宁津人。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2015年)、《诗刊》年度“发现”新锐奖(2015年)、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第三届李杜诗歌奖新锐奖、第三届诗探索·发现奖等。参加《诗刊》社32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战栗》、《出城记》(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山东作协签约作家。

玉堂春贴

◆ 尹 马

写玉兰花的那个人蹲在地上

他对春风的庞杂过于惊醒,慌乱

他想于花间染一场疾病

玉兰花,也只是冲着人间滚烫地绽放

邪恶地凋谢。从没有一朵花

肯去篱外打坐,去冷的月光下

亮出身子,去某人心里

唱一曲玉堂春

白花落,他和诗一起痊愈

就去一本旧书里,找一个词

比如零落,哀恸,比如小小的规劝

就是小小的!几乎不动用乡愁

不动用爱。在孤寂的暗夜里

谁说爱,谁就看不到荼蘼

谁就醒不过来。

尹 马,1977年生于云南镇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等杂志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出版有小说集《蓝波旺》,诗集《尹马诗选》《我的女娲》《数羊》《群峰之上是夏天》(与人合著),散文集《在镇雄》。

大伯祭

◆ 八 零

这个黑脸男人,

离开我已有五年了。

五年来,我困于一纸拼图的游戏。

这不全是我的错儿。

这个一生沉默惯了的男人

如今早已连同他的手电筒

钓鱼竿,旧书籍,坛坛罐罐,

化作了一小撮灰:

火葬厂的烟囱里留下一些,

痛哭者的脚背上,头发梢,指甲,

以及耳孔中留下一些,

院角的石榴树又扣留一些

最后,自己路上带走一些。

问题呀,正是出在这里——

他把自己弄的支离破碎

人世的风啊,那么大

让我怎么也拼不起来

八 零,本名杨飞。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等刊物,出版诗集《忧伤的南瓜》。曾获 “汉江诗歌奖”、“赶路诗歌奖”、“诗探索新诗发现奖”等奖项,曾被评为“年度中国新锐诗人”。现为鲁36学员,安徽省文学院签约作家。

与一群蚂蚁对饮

——赠《轨道》同仁

◆ 孙立本

与一群蚂蚁对饮,落日中一些斑斓的光点

成为天空中太阳沉落的背影

在我们眼眶的深潭中旋转

与一群蚂蚁对饮,身畔的流水名曰洮河

它们曾经多么清澈和自由

像八百里无际的水泊

现在却被命运的刀斧一次次斩断

改变了行程和方向

与一群蚂蚁对饮,山野葱茏

大地上的野草莓一颗一颗

像悬挂在苍穹的星辰

和尘世的灯笼

与一群蚂蚁对饮,手中的一首诗

清风刚刚朗诵了它

一群蚂蚁在我眼里,就是一群

唐朝的诗人。醉意中

我忽略了李杜,不计浩然,不论岑参

只觑见摩诘,为我所心仪

他端着一枚草叶的酒觞,盛满了

诗意的山水田园

与一群蚂蚁对饮,茂密的树林长出翅膀

驮取我们坐上身边的白云

与一群蚂蚁对饮,啁啾的鸟啼滴入肺腑

滋润我们啜饮美妙的甘露

与一群蚂蚁对饮,嚼花生米

打军体拳吼好汉歌

荡气回肠的酒局

被一群不速之客的蚂蚁生生搅乱

与一群蚂蚁对饮,我们打开自己

在浑朴的天地的自然中

孙立本,1980年5月出生,甘肃岷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第26届柔刚诗歌奖主奖,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等。鲁迅文学院第36届高研班学员。主编民刊《轨道诗刊》,出版诗集《大地如流》。

某某某

◆ 青蓝格格

第一眼看到他

我就断定

——他明显是一只找不到方向的

蝴蝶

他的身体是褐色的

他脸上的汗珠

还弥漫着太阳的

味道

他一定遭遇过一场暴雨

他身体上

还残留着隐约的

雷霆

他的嘴

始终是半张半闭的

——他的眼神,比我的眼神还木讷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我指着他手里

——不知被谁砍下的

植物的根茎

向他确认

……“我拿着我的

妈妈。”

——呵!他竟然把一个

植物的根茎

当成他的

妈妈……

这个男人已经

三十岁了

这个男人是一只分不清

——日月星辰,花开花落的

蝴蝶——

如果不是为了把这首诗

写得斑斓一些

我会这样写

日前

警方解救了一名

明显患有智力障碍的

被拐卖的男子

该名男子三十岁左右

上身穿黑色半袖

下身穿黑色长裤

脚穿白色运动鞋

因为智力问题

该男子无法说出其家人的联系方式

请知情人提供相关信息

请家属前来认领

联系人

某某某……

……

我就是那个

某某某……

作为诗人的

某某某……

作为警察的

某某某……

是同一只分不清日月星辰,花开花落的

蝴蝶

青蓝格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等多种报纸刊物及年度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七届青春诗会、人民文学第五届新浪潮诗会。著有诗集《如果是琥珀》《石头里的教堂》《预审笔记》等。

母 亲

◆ 林 珊

即使有那么多人说

我长得越来越像她

可是我依然没有秉承

她的好脾气

没有像她那样——

一生只爱一个人

林 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6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草堂》等刊物;出版诗集《小悲欢》、散文集《那年杏花微雨凉》;曾参加第四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会;获2016江西年度诗人奖、第二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等奖项。

时光剧

◆ 朴 耳

清晨,开车途径十二座天桥

十二孔桥洞的阴影里

藏着昨晚的旧梦

与银河。我的车挂满

镶金边的露珠,以加速度

逼近时间的真相。而我

每经过一孔,都似乎进入了

昨日的空房间

事情还有更改的

可能

翠鸟是快的,东风是慢的

落樱是快的,流水是慢的

飞絮是快的,云头雨是慢的

唯有慢,支配着

快的抵达

日落时分,我再次穿过

十二道阴影。每穿过一道

太阳就西沉一点

这人世的幕布

就下垂一分

朴耳,祖籍江苏,现居北京,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某部编辑。诗歌作品见于《诗刊》《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

骄 傲

◆ 崔湘青

饮下除夕这杯陈酿

父亲蜷缩在沙发上,开始发出响鼾

我的爷爷埋在地下,摆置禾苗

松动比我们都空旷的布衣

我记不清爷爷的模样

惯于把父亲的话当耳旁风

于我,他们各自梦游

焚香,敬酒,吃白菜饺子

“恁爷爷活了44岁。

我比他多活14岁。

我骄傲。”

“骄傲”像火红的爆竹

在头顶炸响

掩映了父亲的父亲

点燃我的己亥年

崔湘青,1986年生于山东,定居海口。鲁迅文学院三十六届高研班学员,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海南省文学院首批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天涯》《文学界》《诗歌月刊》等刊,出版小说集《起色》,荣获海南文学双年奖新人奖。

爆 胎

◆ 艾诺依

这次爆胎是在甘肃

确切的说

是在从酒泉去往张掖的路上

确切的说

是在g30连霍高速公路上

确切的说

是在总寨收费站附近的地方

确切的说

前一晚,我们在一个餐馆讨论

是连夜赶路还是稍作休息

不知是不是嘉峪关的夜色

来得太晚,让人误会

之后的时间还很充裕

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误会

以为之后的时间还很充裕

就像不知道,今天和明天之间

隔了一个爆胎在路上

艾诺依,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作协会员,中国铁路作协会员,《读者》新媒体专栏作者,鲁院第三十六期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工人日报》、《大公报》等,多篇作品收录中小学生课外阅读辅导书,曾荣获冰心散文奖等奖项。

◆ 于小芙

就在那片荒野里

隐藏在石块儿与蓬草之间

井水很清,很深

我把不断的悲伤

藏在那里

来提水的绳索

也无法触及

关于落日

关于脱离眼眶的泪水

关于少年口袋里的蜻蜓

和没有说出的再见

也许有一天

我能走出荒野

而那口井,仍在原地

没有月光的夜晚

请不要,不要经过那里

于小芙,吉林省桦甸市人,《桦甸年鉴》副主编。作品见于《美文》《诗选刊》等,入选《吉林文学作品年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等多种选本。

本期内容经作者授权中国诗歌网发布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国诗歌网(id:cnshige)

中国诗歌网

© Copyright 2018-2019 5jnwa0.com 公德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